要么在疫情中灭亡要么在疫情中“进化”

自新冠肺炎疫情3月份在东南亚全面爆发以来,各行各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到5月,尽管有些东南亚国家开始逐步恢复部分行业营业,这次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是难以短时间消除。但在这个艰难的时期,很多行业还是在夹缝中找到不一样的生存机会,比如金融圈。

疫情下的百态:裁员、倒闭、改革······

笔者同为95后,大概也能理解为什么。有些确实如视频所讲,在这个时代,国家更加强大了,我们确实拥有了选择的权力,不惑于自己喜欢什么也可以做到。但是,对于有些普通人来说,活着便已经有些力不从心,更何谈“去遥远的地方旅行”呢?而对于“前浪”来说,这个视频所阐述的或许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后浪”们的样子。

收购新加坡数字消费贷公司AsiaKredit;

除了银行业重视数字化,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即使在疫情时期也迎来“春天”。最近半个月,东南亚金融科技圈的创投活动也有“欣欣向荣”的一面:

其实在疫情期间,所有创业者和公司都在重新考虑现金流问题,如何以现有的或者仅有的现金流让公司支撑到疫情结束。等疫情逐渐转好,大家还把这样的思考转为行动,这才是疫情对创业者带来的长远的、正面的影响。

如果不想在疫情中灭亡,就要学会在疫情中“进化”,尤其是以线下为主的传统行业。从另一方面来讲,疫情封锁时期限制了人们的线下出行,但抑制不了线上经济活动。为应对用户的需求,很多银行在这次的疫情倒逼下加速数字化进程。

提供移动POS系统的

对比传统行业,金融科技公司自身的负债结构比较轻,资金流也会相对充足,受疫情的负面影响较小。相反,消费者在疫情的影响下反而会更愿意去尝试数字支付这样的线上支付新方式,进一步给数字支付公司提供了合适的成长土壤。

成为印尼第一家上市的数字支付公司;

报复性消费不知道会不会到来,但报复性“自保”会在一段时间内深入人心。

受疫情影响,东南亚时尚电商Zilingo、印尼互联网金融公司Akulaku、东南亚中小企业P2P平台Funding Societies先前相继传出裁员消息。能靠裁员活下来的公司也是一种幸运,还有很多公司在这场疫情中不幸“身亡”。据亿欧网数据,疫情期间印尼每个月至少有超过50家现金贷公司倒闭,能赚钱的不到30%。

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会进一步导致消费者消费能力的下降,对于很多金融科技公司而言也就会失去一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尤其是借贷公司。但即使整个大经济形势不好,“好”的公司依然照常“生长”,投资者因为对他们的商业模式有信心而继续投钱。正如关注东南亚金融科技风投1982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Scott Krivokopich所说:Good business is good business。在任何市场条件下,能带来真正价值的生意才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做到持续性地规模扩张和稳定性地盈利。

从红杉资本旗下加速器Sequoia获得种子轮融资;

除了金融圈的数字化,线上办公、传统线下业务的线上化、财富管理、风险规避等非正常生活形态下的刚需也被人们接受。因为在疫情的影响下,人们只能主动去寻找数字化服务,主动去使用线上服务,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了市场教育用户的成本。

不过,在看完之后,为什么反差怎么大呢?在《后浪》刷屏的同时,有网友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部分人的朋友圈,转发该视频比较多的是80后和90后,而作为B站主要用户的95后和00后,很少在朋友圈进行转发。似乎“前浪”更加赞赏这个视频。

疫情下金融科技公司的“逆生长”

不过,正所谓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对此,《后浪》的策划团队也表示,允许有不同的看法存在,借用视频中的话来说,“君子和而不同”。

银行数字化进程的加快会进一步完善整个金融数字化生态,让更多人接受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的数字金融服务。

今年3月,总部位于印度孟买的银行Kotak Mahindra Bank在疫情封锁期实施全面的数字化,向公司客户开放数字账号的开户服务。此外,该银行还推出双语语音机器人Keya,为英语和北印度语的客户提供查询服务。而在泰国,泰国中央银行已批准Kasikornbank、Bangkok Bank和Siam Commercial Bank等银行使用以面部识别技术和生物识别技术为主的数字化技术来验证客户的身份,以提供在线存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