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一些陈年积案告破冤案平反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冤案平反,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他们说我儿子不是张玉环杀的。但我儿子被人杀死了,是谁杀的?总要给我一个说法。”近日,“张玉环案”原案受害儿童的母亲舒爱兰接受采访,将两个被杀孩子的家庭重新拉回到人们的视野。

参展商摩拳擦掌,采购商同样热情满满。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俞勇“带着功课”前来参加对接。他介绍,外高桥已经通过进博会的平台帮助30多家全球企业以延展、落地、扩大投资等方式实现了“进博溢出效应”,今年也将发挥产业服务链优势,为参展进博会的企业提供“一揽子”服务。

为了避免冤假错案,我国刑事诉讼法早在1979年即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在石家庄西郊发生的聂树斌案中,直接证据只有聂树斌的有罪供述,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物证及证人证言等证据仅能证实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不能证实被害人死亡与聂树斌有关。但聂树斌还是被作为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被判处了死刑。

顶着“疑罪从无”的名义获得无罪,张玉环们依然要承受许多无端的怀疑和指责,无法真正从案件中解脱。在某种意义上,无论是被平反的蒙冤者还是原案件的受害人,查明真凶都是他们最大的目标。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就表示:“我们希望公安机关,能对当年两个死去的小孩死因重新立案复查,捉拿真正的凶手,对死者家属交代,也是对社会一个交代,如果公安机关能抓到真凶,我们愿意从张玉环的赔偿金里,拿出5万元奖励参与侦查的干警。”

“张玉环案”改变了3个家庭的命运。张玉环等来公道,被害人家庭则在继续寻找真相。另一受害儿童的母亲刘荷花近来常常觉得喘不过气——她一直恨的人竟然是无罪的,那她该恨谁呢?除了真凶,还应有冤错案件的制造者。

苹果此前还申请了一项专利,该专利描述的可折叠屏幕具有自我修复的特性,所以或许我们会在即将到来的iPhone上看到类似的东西。目前,像Galaxy Z Fold 2这样价格令人啼笑皆非的可折叠智能手机正在继续呈现出这种折痕,这可能会让那些掏出1999美元购买旗舰机的客户望而却步。苹果可能希望使用更复杂的玻璃来完善这种设计,不过根据该公司的进展,这些计划可能会改变。

2005年,另案被告人王书金自认系聂树斌案真凶,经媒体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而在王书金的二审判决中,法院认定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在一些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该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真相还未大白。

27年前,张玉环被指杀害同村两孩童,7年后被判处死缓。历经20年的申诉,被羁押9778天后,他于今年8月获改判无罪。几天前,张玉环的家人领取了国家赔偿决定书,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张玉环支付国家赔偿金共计496万余元,包括无罪羁押9778天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

德国法学家拉德布鲁赫说过:“自从有刑法的存在,国家代替受害人施行报复开始,国家就承担双重责任……刑法不仅要面对犯罪人以保护国家,也要面对国家保护犯罪人,不单面对犯罪人,也要面对检察官保护市民,成为公民反对司法专横和错误的大宪章。”

这可能意味着可折叠iPhone可能会采用mini LED屏幕,因为苹果打算首先转向这一技术,但现在还没有任何确认。然而,The Verifier已经分享了定价细节,令人惊讶的是,考虑到Galaxy Z Fold 2的价格为1,999美元,可折叠iPhone的1,499美元标签听起来很合理。也许苹果希望通过更具竞争力的定价来削弱高端智能手机市场。此外,据传这款可折叠iPhone将配备256GB的内部存储空间,再加上8GB内存。

第三届进博会的汽车展区招展合作伙伴上海市国际展览有限公司总裁王蕾介绍,汽车展区展览面积为3万平方米,吸引了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58家展商参展,还设置了智慧出行专区,一批细分行业“隐形冠军”企业将“剧透”未来出行。

10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的全国法院审判监督工作会议上披露,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法院依法办理各类审判监督案件178万件、刑罚执行变更案件386万件,再审改判刑事案件1.1万件,依法纠正张氏叔侄案、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等重大刑事冤错案件58件122人。

首次参展进博会的米其林专门在供需对接会上带来一款3D打印的创新概念轮胎。米其林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伟书杰介绍,这款概念轮胎使用生物材料制成,可以生物降解,在更安全、更智慧的基础上也做到了更绿色,将亮相11月的进博会。

2012年修改后的刑诉法更确定了“证据确实、充分”的刑事证明标准,对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进行了细化。物证没有得到详细调查的情况下,冤案被制造出来,真凶则逍遥法外。

比如发生于1994年、宣判于1998年的佘祥林案,以及发生于1998年宣判于2003年的赵作海案,由于没有使用当时已有的、相对比较成熟的DNA鉴定技术来确定被害人身份,只是依靠被害人亲属对高度腐烂的尸体进行外观辨认的方式,导致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在确认被害人这一环发生了重大错误。数年后“亡者归来”,冤案得以纠正,重获自由的赵作海和佘祥林都反映,当时的招供是被逼而为。

“通过进口博览会,我们希望能更好展示米其林的形象,更加积极参与中国复工复产的过程。”伟书杰说,米其林最新成为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参展商联盟汽车创新发展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单位,希望未来能和其他参展企业一起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出行。

目前,第三届进博会招展工作已基本完成,筹办工作转向招商办展为主。此前,其他四个展区的展前对接活动已经在上海举行。

近年来,随着刑侦领域新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我们不断看到一些陈年积案告破,比如尘封28年的“原南京医学院女学生被杀案”。但对于张玉环案的受害人来说,蒙冤者平反还不是终点。

来自瑞士的检验检测行业巨头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将在第三届进博会上首次展示公共卫生测试与评估服务方案。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测试标准和服务方案的推出将帮助相关市场和企业恢复信心,在安全防疫的基础上更好复产复市。

在服务贸易展区里,将有哪些新亮点?“去年前来观展第二届进博会后,我们下定决心要参展。”首次参展的世邦魏理仕华东区董事总经理莫非介绍,企业将向中国客户展示融合虚拟现实、大数据、5G等多种技术的“未来办公”解决方案,助力中国地产科技的发展。

张志超的辩护律师发现,被害人的尸体上套有90厘米×108厘米的白色塑料编织袋,根据编织袋上的字样,基本上确认编织袋是装柳编等工艺品出口的袋子。律师认为,该编织袋只能是凶手占有并使用的,查清楚来源,基本上可以确定凶手。原审时,因为没有查清楚,判决书回避了这一物证。15年过去,这一线索能否得到继续追查,案件真相能否水落石出,也成了一个谜。

今年1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的张志超强奸杀人案中,原审两位证人的证言之间产生了严重冲突,而这两名证人的证言与张志超的供述之间也存在矛盾。此外,4名同学证明被告人张志超没有作案时间,这些证言在原审中未被出示。张志超的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便存在疑问。与此同时,案发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指向张志超作案的客观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据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原审认定的张志超强奸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这些冤错案件纠正的过程,张氏叔侄案等了10年,呼格吉勒图案经历了20年,聂树斌案是22年……这些冤错案件中也只有部分得到了完全澄清,有些真相可能再也无法追寻。回顾这些案件的发生,可以发现,被告人供述在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伟巴斯特中国企业传播经理许巍介绍,通过前两届进博会的平台,伟巴斯特不少智慧出行的产品正在加速落地。在第三届进博会上,伟巴斯特将在车顶上“做文章”,自动驾驶智能车顶可以集成自动驾驶所需的多个传感器模块,更好实现L3级别和L4级别的驾驶;语音手势雨量感应全景天窗则不仅可以通过手势控制,也会智能感应雨量实现开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