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千源、段奕宏、王劲松、倪大红……那些今天的男神都曾差一点成为loser

“叔圈出道”是这两年影视界的热门现象。

叔圈泛指老男孩以上的男演员,包括(但不限于)雷佳音、段奕宏、王劲松、王景春、王千源、倪大红等等等等。

这样不对,要对得起在下面看你的人。

他们的走红,和当下审美风向的转变有关。

同样“出厂设置”老旧的还有苏大强。

曾经因为口音而被嘲笑,无数个早晨都和“八百标兵”一起过

王千源说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刻感动了,也醒悟了:每天为了混30块钱,抛弃了世界上最真诚的观众。

每到这时,乌鸦就会呼啦啦地从头顶飞过,天都被盖住了,我喊着绕口令,沙子一样多的乌鸦陪着我。

后来的王千源,大家都看到了。

表演圈很奇怪,长得帅的为了显得自己有演技而拼命扮丑,另一些人却因为不帅而迟迟等不到机会。

“我是一张白纸,如果我这样就被录取,表演的门槛太低了。坐在中央戏剧学院的操场上看着满墙的爬墙虎,强烈地有一个愿望:我要有一张这个学校的课桌。”

因为他的父母就是话剧演员。高中毕业,他被分配去大庆插队时,就从家里偷带了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他大一时被谢晋看中在《高山下的花环》里有份出演,也是因为看书多。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他在《表演者言》里说,本来给自己的定位是罗伯特·德尼罗,结果却天天在舞台上扮演狼,狐狸,太阳,星星,一天的工资是30块钱。

可见当时业界对他长相的定位。

尽管这两年才走红,倪大红其实资历很深。他早在1982年就考进了中戏表演系,只比姜文晚两年。

文章看完了,还没点关注?快动动手指给小编一个关注和评论吧!更不要忘记点右下角的五角星收藏哦!

没有信心,也就没有大的追求。哪怕是在舞台上扮演“一堵墙”。

进大学之后,因为长得老相,成了班上的大爷专业户,和同学配戏常演别人的爸爸、爷爷。毕业之后,更是使劲琢磨到底什么样的表演状态是适合自己的。影视不行就去演话剧,至少跟观众离得没那么近,长相上的劣势也就不是劣势了。几年后重回影视圈,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碰到了赏识他的编剧和导演,比如张艺谋、芦苇、胡玫、侯孝贤,“一部戏一部戏把我往回拽,让我更加自信。”

书名:《盛世帝宠:娘娘,闹够没!》

和很多艺考生一样,王景春也同时报考了北电、中戏和上戏。考上戏的时候,“我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从新疆到了济南。到了之后,拿公共电话给家里报了平安,旁边正好有一个上戏的老师也在打电话。第二天,我去报名,老师不收,因为我超了半岁,我就求老师给个机会。刚好遇到头一天一起打电话的老师,他和负责报名的老师说,前一天看见我灰头土脸的在那儿打电话。”

然而老天不会错过那些真正有才华的人。就像倪大红遇见了谢晋、雷佳音遇见了吕晓禾、王景春遇见了朗辰,准备就这样过一辈子的王劲松,在1999年遇见了他生命中的贵人傅彪。傅彪肯定他的演技,鼓励他去北京闯一闯,又在他到了北京之后带着他各个剧组地跑角色。

“你老想演很重的角色,它一辈子不来,难道你一辈子就不好好演了吗?小角色上有了感觉,没准儿就有了突破。所有突破都是积累来的。”

【内容简介】她本为21世纪天才女医生,一朝穿越,倒成了被人欺侮的江家二小姐。爹不疼,姨娘欺凌,嫡姐欺侮。当真以为她是软柿子!爹不疼,她自有人爱,不稀罕!姨娘欺凌,一脚将她踹出去!嫡姐欺侮,毒药伺候,看谁厉害!“皇上,婉妃娘娘砸了贵妃娘娘的屋。”“传旨下去,谁若抵抗,杖责一百。”“皇上,你这是宠妃无道啊!”“朕乐意!”

“我站在学校墙根下,对着烧红的天空大喊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绕口令。远处是一座座已经停产、废弃的工厂厂房和烟囱,都蒙在了红红的纱雾里,不知道哪里还叮叮当当响着敲打钢铁的声音。

王劲松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习惯的安稳状态,就这样结束了。

因为在综艺节目《声临其境》中展现出的强大的台词功力,王劲松圈了一大波粉。

然而梦想实现之后并没有感到如释重负。艺术院校第一年是甄别期,有点像单位里的见习考察期。那一年里,段奕宏说自己一直活在自卑和忐忑不安里,每天一觉醒来就觉得自己要被甄别出去了,身处任何环境都想着作业还没完成。

更和他们多年的积累有关。

但其实他还比姜文大了三岁。只是前几次都没考上——甚至连名都没报上。原因?在那个时兴国字脸的时代,倪大红的模样,实在不符合当时的主流审美。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模样怪”。

一路上只想着要到北京去看看这个梦想是不是属于我,其他一概忽略不计。”

如果说王劲松因为自觉起点不高所以自我期待也不高,那么王千源在中戏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儿艺,可以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凭我的外形能走到现在真不容易。”这是倪大红在四年前说的话。好在如今,观众的审美和市场的判断都不一样了。

考完初试,被刷下来了,可是却觉得特别开心。

那个时候,儿艺定期要去北京所有的小学给小朋友们表演。王千源不想老是演动物植物大自然,就想演人,于是就应付,不认真。有一次,到一所特殊学校给智力障碍的小朋友演戏,王千源还记得那次自己演一块石头。小朋友反响热烈,演完之后都哭了,追着演员到水房,问什么时候再来?

“父母是演员,又学了四年表演,总觉得自己很饱满很高大。小朋友给我上了一课。他用生命去看,你就要用生命去演。后来就稍微认真一点了。”

当时想的是,这场景太棒了,只有我在这里,只有我能感受这种孤独和流浪感。”

【内容简介】苏锦溪穿越了,竟然人品爆发成为了大南姜国的皇后?还是个快要被打入冷宫的废物皇后?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事业型女性她如何能忍?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看宫斗小白如何打好一手烂牌,看高冷皇上如何实力撩妹,看呆萌小包子的强力神助攻。凤仪宫的寝殿外,小包子拿着一本厚厚的书歪着小脑袋嘟嘴看着。“公主怎么不进去啊?”“父皇说母后又不听话了,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让我在这里把这本书看完了才能进去。”忧郁的小眼睛眨巴眨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只听寝殿里面一声巨响,皇上又被皇后踢下了床……

和段奕宏相比,雷佳音的艺术之路起步要早一些。1999年,15岁的雷佳音从家乡鞍山到沈阳读艺校,学表演。

但人们不知道,这样一个金牌配角的演技,是从“一堵墙”起步的。

表演系的学生每天早晨都要练功,他们管这叫“出晨功”。段奕宏为了改掉自己的口音,每天出晨功的时候都用头顶着墙角——因为这样可以听到回音——练绕口令“八百标兵奔北坡”,有时候“顶在那儿都能睡着”。

甚至差点放弃演员这条路。

“我也想做偶像派,一上来光彩照人,特别打眼。但是你就是不打眼,那你只能适者生存。既然没有夺目的天赋,那就只有吭哧吭哧吭哧吭哧,就像盖一栋房子。”

正值青春期,远离父母的管束让他感受到了自由。但很快也感受到了孤独。

和今天的小鲜肉不同,他们不是从一开始就光芒四射。

王劲松戏校毕业之后考进了南京市话剧团,考进之后才知道,自己是被当作喜剧演员招进去的。

第二天,看完升旗仪式,把剩下的钱全部买了礼物,准备送给家人,“为了他们能够同意我再考一次。”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当时的倪大红虽然屡试不中,但并非对表演一无所知。不是像段奕宏那样的一张白纸。

段奕宏出生在新疆。考上中戏之前,他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是一个隔三差五就要被老师请家长、动不动就要往伊犁河里跳的不让人省心的男孩。

“打击挺大的。我就想办法以表演说话,根据自己的条件去琢磨,让人接受,尽量做到内心戏多一些。”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倪大红这么回忆当时的心理。

二月,王景春在柏林摘得银熊奖,成为国内第一个手握东京、柏林两大国际A类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项的人。

王景春本来就长得老成,加上年纪偏大,入校报到的时候,几乎被其他系的学生误当作表演系的班主任。同学对他最初的记忆,就是“长得不大好看”“长得像大叔”。尽管专业课成绩一直很突出,但是王景春始终有一些孤单,直到另一位日后的柏林影帝考进上戏:廖凡。

【内容摘要】老夫子的眼神缓缓的扫了众人一眼,眼神不怒自威。而此时老夫子的眼神扫到了坐在后边的江婉,看到她并未带琴来,眼神里有丝丝不悦,眼眉一皱,说道:“来学琴却不带琴,这是为何?若说不出理由来,以后便不要再来了!”老夫子十分不喜那些装模作样来应付学琴,但是却不是真正爱琴的人来侮辱了琴声,而这个老夫子也十分的简单,你弹得好,他便喜欢,你弹得不好,侮辱了琴声,他便不喜欢。“呀,二姐姐!你不是说今早就开始学习的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江言的声音响起,江言今日穿的十分的肃静,穿了一条拢白烟散襦裙,外罩意见淡粉绣蝶绸裳,输了一个漂亮的飞仙髻,就连平日里爱带的釵都纷纷取了下来,只带了一根精致的银质镂空蝶翼发钗,绾在头上。倒是颇有几分九天玄女的气质。

他曾经在《表演者言》里这样回忆第一次去北京考试的情景:

就这样过了三年,雷佳音考上了上戏。

【内容简介】传闻,只要冷宫传出巨响,一定是皇上又爬废后榻被踹了!他是传言某方面有隐疾的一国之君,她是传言中被打入冷宫的废后,“钟离渊,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混蛋!外界传闻你都不管管吗?”“爱妃,外界传闻你是弃后,为证谎言,来,我会尽情宠你!”极尽欢宠!云暮雪怒了,她要出宫,她要找男神,要找小鲜肉!某王闻讯暴怒掀桌:“爱妃,你玩的有点过火了!”云暮雪抓狂,一向冷漠禁欲的陛下竟然一本正经的向她耍起流氓,怎么办?急?在线等……

和很多非英俊小生型的男演员一样,毕业以后的王景春,演艺之路走得并不顺遂。好在他本来钟情的就是艺术电影,而艺术电影更看重演员的实力。他以普通人的长相,演绎着普通人的静水深流。终于,他的努力,全都被看见了。

没想到又考了不止一次。还读了一个短训班,才终于如愿在中戏有一张课桌。

恰恰相反,在走红之前,他们都有过迷茫的青春。

“先是坐24个小时的火车从伊宁到乌鲁木齐,又坐78个小时的火车从乌鲁木齐到北京。

因为长相是“阻力”,所以要花更大的力气才能向前

【内容摘要】传闻,只要冷宫传出巨响,一定是皇上又爬废后榻被踹了! “皇嫂小心!”离云暮雪最近的钟离意大叫。云暮雪抬起头,便看到一块天花板朝她砸来。古代还没有发明出“层板”之类的东西,每一块天花板都是货真价实的原木,而且是整块的!靠,这么高的距离冲下来,还不把她给砸成智障啊?云暮雪眸光一凝,正要使用异能,却意外看到徐雯眼中闪过的利意。她忽然明白过来,这是为她设的局!怎么办?用还是不用?只是这一个迟疑,天花板就近在了眼前。云暮雪闭了眼睛,并且用两只手抱住了头。这个时候,只能祈祷不被砸成智障了。意想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云暮雪愣了一下,松手,睁开眼睛。那天花板在钟离渊头上的架着。 “钟离渊!”云暮雪惨叫一声,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尽。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说的不就是钟离渊吗?她看着钟离渊,眼泪决堤而出:“你怎么那么傻?”“皇上,好了吗?”房顶上传来季天逸和季诗琪的声音。

但我觉得好浪漫。每到黄昏,太阳红彤彤地从远处落下,漫天都是火烧云。不知道为什么,东北总是有火烧云。”

甘心吗?当然不。可是学历不高,长相也不好,偶尔起一点想要突破的念头,也只是想想而已。

最终,上戏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王景春。

和段奕宏一样,王景春也出生在新疆。1992年,19岁的王景春中专毕业后被安排到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三年,先是在工会负责宣传,之后调到鞋帽部卖童鞋。当他终于决定报考艺术院校时,差不多已经是别人大学毕业的年纪。

“套上一件大袍子,从头到脚,衣服一边是黑的,一边是白的。当你要演一堵坏的墙时,就转过来把黑的一边对着观众,然后变成好的时候再转回来,把白的一边对着观众。就是一道具,不需要你出一声,一个字都不用说。”

“本来觉得毕业完了没找到好工作,其实这就是一个好工作。要挣钱,但是要好好挣钱。有这碗饭的人不容易。你不认真演,别人看着都假。”

“我就每天早上4 点起来练功,黄昏时也练站在学校墙根底下开始喊: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炮兵怕把标兵碰,标兵怕碰炮兵炮。

从此他告诉自己拍一个就必须是一个,“因为没有时间慢慢成长了”。

“我知道自己考上太不容易,我也知道我不如身边的同学。我被同学讥笑,看人家拿着《白鹿原》看,问这是什么书,对方说大学本科你连这本书都不知道?我在上大学前没有看过一本完整的长篇小说。”

和段奕宏一样,雷佳音也因为口音太重被同学嘲笑。在一档名为“读那本书那年”的音频节目里他这样回忆当年:

如果想演的角色一辈子不来,难道一辈子都不好好演了吗?

这导致他自己对于当演员这件事一直没什么信心。

【内容摘要】“那真的是皇后?不会是我们看花眼了吧?”一个侍卫看着远处皇后的背影说着,眼中尽是意外与不解。“对啊!平日里皇后出门可都是有仪仗的,今日怎么谁都没带?”“不会是因为头上的伤,失了宠了吧?”几个大男人闲来议论着,倒是为枯燥的巡逻增添了几分乐趣,殊不知,无意间,竟缔造出了帝后不和的传言。回到了凤仪宫,昭月将小公主交给了奶妈,便朝着苏锦溪的寝殿走去。

观众终于知道了那个藏在王蒲臣、荀彧、杨金水、言侯爷等一连串闪光角色背后的名字。

为什么想当演员?只能说情不知所起,但一往情深。

书名:《宠妃当道:医手遮天》

终于,他盖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栋房子。

当时在我们学校旁边有一栋烂尾的高楼,成群的乌鸦都在那儿过冬。结果后来乌鸦太多,变成了整个沈阳都出了名的乌鸦灾……

寝殿里,苏锦溪坐在梳妆台前,身后站着两个小宫女,还有一直在帮她取着珠钗的安陵姑姑。安陵姑姑的手很巧,也十分的有耐心,即使是她的头发很长,也不曾弄疼了她一下,反而还让她觉得头上很舒服,就好像在做着按摩一样。没多大的功夫,昭月便走了进来,对着两个小宫女挥了挥手,小宫女们便都听话的退下了。她缓缓走去苏锦溪的身后,接过了安陵姑姑手里的珠钗,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笑着说道:“姑姑,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