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从“新”到“好”还需补哪些课

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猝不及防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一些原本以线下为主的培训机构,一时间全都转到线上。一家名叫松鼠AI智适应的教育机构,甚至大刀阔斧关停了线下2000家机构,全面转入线上。

虽然随着疫情的过去,这波“借兵打仗”的走势会去向何方还未知,但我们却能够看到互联网民生经济的适应性非常高。

传播速度仅仅是移动端媒体的优点之一。移动端媒体的互动性也将信息的覆盖面推向了高潮。

疫情让创业者的境地雪上加霜,一举进入极寒模式。

同时,一些类似“举手发言、抢答、板书”等功能不稳定,影响了授课效果。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大多数软件都面临过载的问题,2月17日是全国中小学生线上开学的第一天,当大量中小学生涌入的时候,不少软件出现了“闪退”“黑屏”“音画不同步”等问题。

对在线教育来说,这样的机遇或许是空前的。哪怕是从没接触过线上教育的老师、学生,居家隔离的时候也充分体验了在线教育。机遇对行业来说至关重要,就在2019年末,还有声音指出“线上教育的盈利模式有问题,只能辅助,不可能变为主战场”。转眼之间,在线教育就以高歌猛进、攻城拔寨的姿态开始征程。就像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曾催生了线上购物行业的发展,今天,在线教育能不能再点燃人们新的教育热情?在这个学习的时刻,在线教育又应该补上哪些课?

在疫病时期,虽然线下实体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请记住:线上经济的再发达,也极大地依赖线下实体的支持。保持乐观,积极向上,面对汹涌的疫情联手挺过。

虽然线上医疗并非新鲜事物,但相对于其它线上服务,人们在使用线上医疗时还是会相对慎重很多,毕竟,很少人会拿关乎生命与身体的事情开玩笑。

这些课程短则5到10分钟,长的30到40分钟不等,有专题、有直播、录播,家长根据需要自由选择。

团购群与同城速到的服务,让市民们在禁闭的同时,也能享受到便捷的服务。

此后,就是产品品质服务升级期。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渗透率超过12%。“有机构预测预计2019―2022年间,在线教育的付费用户将以每年30%速度增长。”李国训说。

但我们也必须清楚地看到:互联网民生企业的存在还极大地依赖线下产业的辅助——特别是物流行业的加持,因此,在投资线上产业的同时,不妨另辟蹊径,思考线下实体的破局方式。

一些新机会也在消费者习惯的转变中酝酿。

对普通民众而言,宅在家中的日子虽然漫长,但也让我们重新审视起现在的生活方式,尝试接受新鲜事物。

其次是“合法化”。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圣足则认为,全面转入线上教育最先应该关注的是资质问题。“开展线上教育应该要取得ICP许可证,也就是互联网增值服务的许可证。开展针对中小学生的补习,还要在教育行政部门进行实质性的备案。未来线上教育想要走得更远,这个程序必须要完善。”

据悉,这是大分县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北京市东城区一年级学生家长李妍给孩子报名了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和美术课。一旦全部转到线上,她的感受是“太累了”,因为想要线上课程效果好,“家长必须全程陪伴,而且还要全程投入。”

另外,远程诊断还能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身在疫区的疑似病患可以通过互联网向国内甚至海外的医疗团队咨询问诊,缓解了医疗紧缺情况。

或许以上三个线上发展方向能给你带来一定的思考与指引——如协助互联网医药产业的线下生物科技产业、移动端媒体的线下内容收集与分析产业、互联网民生的物流与采购产业。

疫情之下,在线教育真正惠及千万家庭,还需要补上哪些课?

通过远程医疗服务,疑似病患不需要前往医院诊断,既防止了疑似病患的交叉感染,又保护了医务人员的工作暴露,一举两得。

2015年起,在线教育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数据显示从2015年起,在线教育以平均每天新生2.6家的速度增长,成为风口。

关于效果方面,她通过对比,认为“语文和数学课这种知识传授类的,线上课程效果还行,只要把知识点讲透彻,孩子就能学会。但是英语课和美术课,这类需要手把手指导的,或者需要语境、师生彼此交流的,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随着5G网络的逐渐铺开,未来的生活将会更加便捷。而互联网医疗在本次疫情中的高利用度,让我们有把握相信,互联网医疗将会成为下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

无论是做类似传统媒体移动端的信息收集者,还是如“回形针Papercilp”这样的内容创造者,可以预料到的是,移动端媒体将继续在信息媒介领域扮演重要角色。

远程诊断的优点不仅仅体现在了便捷性上,更体现在了安全性上。

需求的增多,考验着在线教育的承接能力。“在线教育甚至教培本身,还没有达到完善的阶段,我们依然要关注我们的孩子,不断完善教学教研,加大科技投入,也要从线下教育吸取和借鉴优质教学方法和教学体验。”曹鹏轩最后说。(记者 姚晓丹)

再次是“差异化”。“相信随着疫情结束,会有更多的家长主动选择在线教育。”李国训对此很有信心,但是同时他也认为,“在线教育的教学和授课模式并非一成不变,而是迭代发展的,新技术新科技大规模应用于在线教育,使得在线教育能够快速发展,做到与线下教育一样甚至超越线下的教学场景和效果,真正做到因材施教,让家长感受得到孩子学习效果的提升。”

无需否认,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你从移动端媒体上接收到的信息远超过传统媒体能带给你的一切。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一家数学培训机构原计划2月初开学,他们前期联系好的线上平台却因为下载量猛然增多被限制下载,于是只好临时更换平台,然而新的问题来了,上课时不是麦克风不出声就是忽然掉线。如此反复四次,才稳定一些。“水土不服。感觉角色忽然调转了,以前线下机构才是培训机构的‘大头’‘主力军’,现在风向变了。”这家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食品仅仅是一个例子。鲜花绿植、医药保健、家居时尚等其它相关民生但非必需用品也出现在app上,大有替代传统市场以及门店的趋势,这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民生企业的勃勃野心。

在这场疫病期间,互联网医疗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通过远程诊断,来获得最新的医疗协助。

虽然个人的第一手资料难得可贵,但因为自身的局限性,很多第一手资料并不客观、全面。但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财新》、《新京报》等老牌媒体在此次移动端可圈可点的表现,它们深入腹地,以调查性文章的文章俘获了一大批读者。

对在线教育来说,一个重要的节点是2013年。“那一年,在线教育吸引了大量投资,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在线教育开始越来越热。”作业帮副总裁助理姚凤娇说。

另一个体现信息覆盖性的现象是线上直播软件的使用。因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高传播性,让线上直播软件摆脱了传统娱乐的功能性,线上直播软件现在成为了授课、开会甚至工程监督的工具。

乐观者预计,这种情况将在疫情缓解后有所改变,“如果目前资本市场上的萧条是疫情所致,国内的风险投资生态将在今年后期回暖。”

2019年末,风险投资市场已经初现萧条的端倪,独角兽上市后不尽如人意的表现令投资人出手更谨慎,减价融资时有发生。

受疫情影响,实体餐饮面临暂停营业,大量员工只能待业的窘境;而因为盒马的线上订单却快速增长出现的用人稀缺正好能够接收这部分闲置劳动力。盒马鲜生这一步棋,既缓解了自己的用人荒,又解决了其它公司的难题,还赚走了一波公众好感,一举多得。

根据DoNews报道“截止1月30日12时,阿里的新型冠状病毒在线义诊累计访问用户数就达到了280万。截止到2月1日,春雨医生解答的相关咨询超过53万例,而微医截止2月3日12时,访问量达到了7959万,累计为92.24万人次提供了咨询服务。”

在线教育经历过哪些历程?

可以预见,在瘟疫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曾经忠实的市场采购人士们将会“叛变”,拥抱更方便快捷的线上采购。

“第三次是慕课的兴起。与传统网络公开课相比,慕课不仅强调课程资源的共享,更强调学生学习进程和师生互动过程在网上的完整实现。第四次是教育App的兴起。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教育’、‘智能+教育’蓬勃开展,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教育App行业。”

根据搜狐网报道,“2020年春节期间,互联网医疗在线问诊领域独立APP日活最高峰达到了671.2万人,最大涨幅接近160万人,涨幅31.28%。”

“随之,监管政策出台促使行业步入规范调整期。经过前期的快速发展,行业市场格局初定,用户向头部企业聚拢。领头羊企业可以占据市场近七成的份额。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行业监管政策日趋完善,在线教育行业进入规范调整期,有效改善了市场上鱼龙混杂的局面,有效破解以往预付费高、退费难、教师资质参差不齐等问题。”VIPKID少儿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李国训告诉记者。

与远程医疗相匹配的机器人技术也在互联网医疗中大显身手。据英国《卫报》报道,为了防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染,美国首例新型肺炎病患在治疗过程中是身处隔离室内,由机器人进行治疗。

大学方面,受到疫情影响,不少韩国大学不仅宣布延迟开学,一些大学还取消了毕业和入学典礼。截至7日,延世大学、梨花女子大学、韩国外国语大学等学校均决定将开学日期从原先的3月2日推迟至3月16日。

(责编:孙竞、熊旭)

报道称,按照现行规定,幼儿园每年法定教学日期不得少于180天,中小学不得少于190天。而考虑到疫情,韩国教育部于本月4日宣布,允许各学校和幼儿园适当选择休课或延迟开学,一些学校负责人可根据自身情况,酌情调低法定教学天数10%。报道称,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暴发后,在短短10天内韩国共有2704所学校宣布休课。而此次是否重演当年的大范围休课潮,引人关注。

疫病结束之后,这种方式是否可以延续下去,从根本上改变信息透明度呢?这也是创业者们可以专攻的角度之一。

盒马鲜生向云海肴等餐饮企业“借兵”就是互利互助的一步好棋。

首先是“个性化”这一课。曹培杰认为,在这个阶段,在线教育最重要的工作不是美化界面、增加功能,而是扩充网络资源、优化系统配置、简化操作流程,切实提高网络学习平台的并发处理能力,用简单的方法保障最多的学生能够正常上课,满足用户数量的井喷式增长。同时,充分发挥在线教育的独特优势,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全面采集并利用学生的学习过程数据和教师的教学过程数据,识别学生的真实学习状态,开展针对性的学习分析、问题诊断和资源推送,为每一个学生提供量身定制的学习方案。

疫情当前,线下实体行业在19年寒冬未过的情况下,迎来了雪上加霜的开端。

忽然之间,在线教育机构成了“香饽饽”。等待开学、等待复工的日子里,无论是打开电视、打开新闻软件还是手机短信,都可以看到“免费直播课”的相关信息。“钉钉”是一家移动办公平台,本来用作企业视频会议和员工打卡签到等,此次也冲在了“在线教育”的第一线。

我们身处经济寒冬之中,却依然向往春天的到来。

据韩国教育部统计,截至2019年4月1日,共有71067名中国学生在韩国就读,占整体留学生总数的44.4%。

几十年前,当人们还在争论,是否可以通过一条网线生活之时,他们可能不会想到,一场瘟疫让他们亲身体验了足不出户,却能够买到称心如意商品的经历。

在线教育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如此的热度还是第一次。记者了解到,在我国,在线教育至少经历过四轮发展。

除开一线治疗,科技公司猎豹移动旗下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也向多家医院赠送的多台“豹小秘”机器人,除了能执行递送化验单、药物等工作,还搭载了红外测温系统,并能进行医生和病人之间的远程问诊。

虽然无法出门,但人们的餐桌上却不缺乏生活必需品。

教育方式的“风向”变了吗?

虽然因为疫情防治需要,无法做到门对门的服务,但供销商与政府部门共同合作,开展社区团购新模式,畅通接收端渠道。

以微信为例,在朋友圈“看一看”栏目中所置顶的实时疫情更新已经有近10亿次阅读,1157万次分享,信息传播速度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快速。

核桃编程创始人兼CEO曾鹏轩总结:“过去受到了政策红利、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以及5G技术的成熟等诸多因素的推动,在线教育先后经历了从数字化到移动化,再到现在的智能化等几个发展阶段,从最初简单地将线下内容搬到线上,到后来的大数据整合,再到对数据进行深度挖掘,整个行业不断发展升级”。

在线教育要补上哪些课?

丁香医生并非是战场上的唯一角斗士,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微医、春雨医生等类似app也在市场里表现亮眼。

“第一次是远程教育的兴起。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行各业急需人才。以广播电视大学为主体的远程教育迅速崛起,形成了一个覆盖全国、结构严密的现代远程教育系统。”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副主任曹培杰告诉记者,“第二次是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兴起。2001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将2000多门课程资源在网络上公开,由此拉开了开放教育资源运动的序幕。我国教育部于2003年启动了高等学校网络精品课程建设,鼓励教师将自己的课程资源上网并免费开放。”

对经历了2003年SARS病毒对生意的冲击,这次在新冠肺炎影响下约1000家门店停业的周黑鸭董事长周富裕来说,“活着就是未来,活下去就是未来。”

现金流的紧缩、订单的锐减、出口的受阻、线下活动的取消都让我们开始思考线下实体的出路在哪?

一个极好的例子是丁香医生的线上诊断项目,这是由国内最大的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研发的一款一款面向大众的药品查询和线上病症咨询的APP。截止在发稿前,丁香医生在iso平台上的apple store里共收到了8.8万的评价,评分高达4.9。

随后,“回形针Paperclip”的负责人吴松磊在回形针发布了以《 2019 年回形针赚了多少钱?》为题的视频揭露了公司的营收状况,并对新的付费内容项目进行的推广。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偏严肃科普性质的自媒体受到了极大的欢迎。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回形针Paperclip”的《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过亿的播放量让这款视频成为了2020年第一条“爆款视频”。

通过分享对新闻的看法,个体的情况在此次疫情中得到了空前的体现——不仅仅是意见上的分享,还有很多来自疫区的第一手信息以未加工的形式呈现,告诉了我们疫区的真实情况。

以朴朴、京东等互联网民生服务在此次瘟疫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让人惊讶。在中国,即便有发达的物流系统与门户科技网站,但日常的采买活动是通过线下的实体市场或者门店来完成。而这场瘟疫,却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习惯,让我们觉得其实在网上下订单,购买新鲜蔬果也并非那么麻烦。

即便在疫区中心的武汉,也深深地受到了互联网民生的影响。根据《长江日报》的报道,“截至2月11日,武汉已有长江严选、饿了么、美团网、盒马鲜生、美团买菜、京东到家等15家大中型电商平台开展线上送菜业务,日均配送单量从几千到数万,总计日均超过16万单,成为当前武汉市市场供应的重要保障。”